IMG_1139  

05年畢業離京時,父親曾問我甚麼時候再到北京。

我誇口許諾:每年回一次走走看看。

 

豈知一別近八年。

 

上星期赴京出差。

赴京這字眼總帶有一點就義或趕考的緊張。

於是見什麼都是匆忙的。

連帶天氣也時刻變幻,人和車都風風火火地擠著路上走。

 

奧運過後多了好多地鐵站,是我再也背不起來的異域。

每一座地鐵站的入口都有X光行李檢查儀。

空氣裡的煤炭味倒是熟悉的。

 

老師不在。

去了澳門講學一年。

但知道老師有了伴。

 

學姐堅持從河北趕來。

一路上按著電量不足的手機報告行踪:

在火車上了、在地鐵上了。

在南站了、在東門了。

我是一定要見見你的啊。」

等她落車,早見面的幾個同門已用過了晚餐。

 

聊得太晚,把學姐留在我房裡同床一宿。

心如小鹿,聽她說了許多的故事。

 

她說她再也不是軍人啦。

那麼可以出國來看我了。我多想說。

 

她問回來感覺怎麼樣。

我說校園很小啊。

路好像也變短了。

學姐科科科科地笑。

說對啊都這樣,東西想得久了就變大。

 

清晨六點她就起床趕回河北開會了。

 

未名湖邊的山桃正在開。

柳樹剛剛抽了芽。校長換了兩位。

 

見過了伯父。

伯父沒變,上下樓梯仍會在轉彎處喘氣。

畫畫的伯母不在了。

黃永玉給她即將出版的畫冊題了名。

伯母是他的學生。

 

伯父在小房間裡翻著伯母從前拍下的照片,還給畫作仔細做記錄。

原畫都在床底呢。」

希望畫冊能在今年裡出版。

 

打包松鼠鱖魚,煮紅燒蹄子給我吃的姑媽也不在了。

台基廠的老房子空著。

那公寓轉角處不遠,是西哈努克親王的寓所。

西哈努克也不在了。

 

學校西門邊上成了美食街。

W帶著我走了三條街,才找到西紅柿炒雞蛋。

他們一個一個聽了這道菜都笑。

——這甚麼啊。

——怎麼這個?

 

這裡的番茄不一樣啊。

 

回程前一晚溫度實在太宜人,一散步又散到了校園裡。

這是住在西門附近的好處。

勺園邊的物美超市還在,底下的博雅堂書店也在。

漢學書店遭水泡沒了。

 

買了沈從文的中國古代服飾研究。

以前積蓄不夠,現在我才能買下。

 

八年長短,大概也僅能這樣記些事。

給夢寐以北留則番外,或淺淺的續章。

回到吉隆坡,手機短訊連續響:歡迎再回家,國會解散了。

創作者介紹

我是阿布。

penya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行人纪事
  • 如今你已是故人,而我却像是被困在这里了。
    你好。我喜欢你的文字。:-)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