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977  

夥伴們一個接一個淪陷,耽溺在《深夜食堂》這部日劇裡。起初以為那是夜半怪談之類的鬼故事,原來一點也不。

東京新宿巷子裡有一家深夜才開的小食肆,桌椅圍成方陣坐滿也就九人。老闆永遠只有一套工作服,閒暇偶爾靠在料理台邊抽煙。小店裡燈光不算亮,牆上貼著的菜單只有一道600日圓的豬肉套餐,可你若能說出自己想吃的,臉上有道刀疤的老闆也會試著替你做做看。它每晚12點準時開業,直到清晨七點再熄燈休息。會有客人上門嗎?你別說,還真不少。」幾乎每一個客人都帶來一小段故事,每個故事都連著一道專屬的小食。

本來夥伴們相互告誡,說盡量別在深夜看這部片子,因為看了準會感到肚子很餓。可平日白天上班,下班後忙著晚餐,等一切安靜緩慢下來,真正有好整以暇的心情翻開一頁書或點開一部戲,往往已是臨睡前的一時半刻了。幸好這戲都是短劇,一集還不到25分鐘,25分鐘講一個完整的故事,淡淡暖暖的很是體貼。於是看完即使肚餓也就不算甚麼折騰。那故事也不大吵大鬧,一集一道簡單料理,有心事的人說話都很輕,最纏綿不過是口舌間納豆的牽絲。

雖說只要你能說得出自己想吃的,店老闆就會盡量替你做出那菜(幸好夜深,不太會有人想吃滿漢全席),可多看幾集便發現,大家都在用著記憶吃東西。吃章魚香腸的永遠獨鍾章魚香腸,吃土豆沙拉的只要土豆沙拉,醬油炒麵加蛋的來了只點醬油炒麵加蛋,吃牛油拌飯的即使只有牛油拌飯也嚼得越來越香。偶有受人影響交換著吃的,便是故事本身正經營的另一道哏,某記強心針的療效還正要細細地鋪散發功。

很難不被這樣一間深巷小店所吸引吧。首先三更半夜不睡覺,在鬧市暗巷的小店裡埋頭扒飯已是一則傳奇。開始是被影片近拍美食材料的手法打動的,然後是細膩繞耳的音效——食物在鍋子裡滾、抹布擦拭桌面的聲音,掰開筷子的聲音,冰塊碰撞的聲音,吸吮麵條、咬開雞塊的聲音……。動人得,像素人最好聽的歌聲總在無意中唱起,等忽然意識到好聽想去追踪拿捏細節,卻已怎麼樣也拼不出上句叫好的音。

鏡頭每一回在人臉上定格,都讓我以為那也是一道意味深長的菜。那注視是一樣的吧,像看著一小塊牛油在熱飯上慢慢化開。某集主菜是一道炸雞塊,女主角左臉頰上有四顆直行的小黑痣,看起來就像淚水分著滴落,再滴,就化成掉入碗裡的醬油。

看這戲還讓我想起月樹獨自掌店的老闆藝婉。有次聽她說起店裡遇見的怪客人與麻煩事,便想,難怪那張精緻的臉老那麼嚴肅。今年元旦店裡辦了場小小的朗讀會,當時還朗了同樣天生一張嚴肅臉的隱匿的詩去鬧她(「遠離人類的視線遠離性感女祕書與風流女護士的形象……/當然有氣質書店老闆娘的形象也要遠離/雖然臭臉老闆娘的形象大概無法遠離」)。她欣然自嘲,笑開那刻就剩下兩條瞇成細線的眼。現在越想就越像深夜食堂老闆臉上,那道假假唬人卻千言萬語的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nyapu。 的頭像
penyapu。

我是阿布。

penyap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