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627  

到吉隆坡The Venue看陳昇現場演出,動容的不僅是只要音樂前奏一響,大家就知道是甚麼歌的投入感,還包括最靠近舞台的老歌迷整晚互相敬酒起哄的歡樂。他們動作真大,且很有青春宛在的架勢。陳昇在台上深情唱著20歲的男人就不該哭泣,他們舉起四根手指毫不介懷地搖擺,硬給那歌多加了20年安慰。

儘管也有聽眾默默喝酒安靜聽歌,但當陳昇說他想散散步隨即跳下台走到人群中吟唱時,現場就瘋了。那晚陳昇原穿一件奶白色長袖外套,內搭印著nemo魚臉的水藍色T恤,開場數首歌後忽然脫掉外套轉身搖臀,大家才發現他玩笑賣弄的除了不曾纖細的腰,亦包括T恤背後一小瓣可以左右搖擺的魚鰭。他在台下走動時有人好奇伸手逗弄那魚鰭,稍稍往左彈又往右撥撥,生活故事再重的人似乎都活潑輕盈了起來。

全心全意唱歌看來最快樂。除了新寶島樂隊的合唱曲,那晚陳昇唱的多是他早期的歌。選擇那些耳熟能詳至幾乎每一首都能搭配一段往事的旋律,不知是因為考量到易於製造氣氛,抑或其實是主辦者的貼心與私情。(他都說,我有30張專輯呐!選歌很頭痛。)全場大合唱的場面彷彿宣告大家的過去都只有一天,而那一天剛好就只唱著那些歌。所以大家來聽歌亦像是大家來敘舊。時光機就在這樣的情況底付諸了實現。

據說霍金曾跟人打賭,稱時光旅行是不可能的事。他用的方法,與其說是科學倒不如看成是令人忍不住微笑的脾氣。2009年他辦了一場時光旅人的餐會,準備好一切的美食與飲料,卻在餐會時間過後才把請柬發出去。未免實驗失敗,餐會結束前一切都保密。他說,倘若人可以借助時光旅行穿梭古今,那必將有過去或未來的人拿著請柬來參加他的爬地。可惜最後誰也沒到來。因此,他說,因此,這世上並不存在甚麼時光旅行,也不會出現甚麼時光運載器。那道理想了半天我還似懂非懂,卻又無法不懷疑霍金其實知曉時光機的秘密——他或許知道那不是物質的機器,於是用了形而下的比喻來反證心機。既然方法像遊戲,那我們何妨更大膽地猜,諸如陳昇這樣的夜晚即是時光機的大椅座之一。

有朋友感嘆原來陳昇近幾年持續在生產新歌,唯青春期一過追慕的能力就迅速封了印。他新專輯發行的速度其實不慢。但我們記歌詞的本事越來越弱,加上他的新歌越來越神勇,便都跟不上了。我倒很想推薦他兩年前那一張《P.S. 是的,我在台北》裡的〈拿起來放下〉——歌是越來越難跟著唱的了,然而裡頭一再呢喃的拿起來放下放下再拿起來無法不聽進心裡,不論說的是感情或誠實,是道德、尊嚴或信任,都讓人恍然大悟,且除了聽他唱時猛點頭也沒別的事可做、可改動了。他始終往前往前而我們,或許因為好不容易才能看他一次於是總盡力緬懷緬懷。

聽陳昇那日剛好從西西的《猿猴志》裡學會狐猴的拉丁文名字叫LemurLemur原是幽靈的意思。狐猴常被馬達加斯加土著視為邪惡的動物,擁有邪惡的靈魂在夜間出沒。它們既欺負善良人,又會仿效魔鬼的舉動褻瀆神靈。但現實裡的狐猴其實很喜歡做日光浴,經常在陽光下閒坐,攤開雙手享受向陽的安定。西西是在提醒人類的偏見,可我想到了陳昇03年底那張跨年現場的《魔鬼A春天》。A在那裡是的意思吧,但也千萬別輕易相信誰是魔鬼A掉了春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nyapu。 的頭像
penyapu。

我是阿布。

penyap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