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3856.jpg  

聽說熊貓有可能到馬來西亞來暫居,腦中赫然出現海那邊熊貓飼養中心或動物園裡一群熊貓互相推搪的景象——

熊貓A:甚麼,馬……馬來西亞?你去。

熊貓B:你比較強壯,你去你去。

熊貓C:嗄?你去。

熊貓D:我病……

閒聊時夥伴想得更遠,直說這已可以畫成幾格意味深長的漫畫。

莫怪我不愛國,我也不是更愛熊貓,只難免替熊貓們冒汗:這將是一趟真正的冒險之旅。倉促行事、凡事三分鐘熱度、朝令夕改、見步行步、態度草率……,隨便一例毛病都能讓熊貓大爺們吃不完兜著走。眼前還有更燃眉的民生大事呢,此時說運載熊貓,多少像晉惠帝說的那一句「何不食肉糜」。這他人的志氣我很願意讓他長,威風則願意自己滅。

想到遠道而來的熊貓們或將坐在玻璃櫥櫃裡睡醒吃、吃飽睡,偶爾瞪著小眼睛看眼前貼鏡觀摩的遊人,不知怎麼就是讓我興奮不起來。幸好目前仍僅是建議」。量力而為啊大人。

某日偶然看到電視上的旅遊節目問觀眾,巴黎咖啡館室外的椅子一律向街而擺,顧客們大都喜愛面朝大街而坐,到底是為甚麼?

看街看人啊。——這是聽到那問題時腦中浮現的最直接答案。但還是豎起耳朵聽主持人說了好一會,沒準有更完整的理由呢。

果不其然。電視主持人給的解釋是,面街的咖啡椅是在模擬劇場的空間,街道就是大舞台。人們邊喝咖啡邊瀏覽街道風光,就像坐在大劇院裡欣賞一幕一幕的人間即景。

理由果然浪漫,把純粹的看人看街推上了劇院欣賞的層次。可心裡還是閃過了猶豫——那是需要多大耐性的觀眾,才能看出街道舞台的滋味與精華?大多時候,街頭上演的也是偏無聊兼平淡的劇碼吧,像是不曾經過篩選與剪接的原材料(更多時候是廣告),所以何必硬要說看戲、硬要看出甚麼戲。

而我還懷疑能這樣安坐看戲的人,極少是真正初到貴境的遊客。理由也簡單,這樣的遊客手上雖把著咖啡杯、唇上沾著咖啡沫,心裡卻可能想著下一個目的地,很難全心全意地帶著漫無目的的目的看人看風景(呵,這句子)。

真正能安坐的,應該多是老練的悠閒者,早已在繁忙生活中習得一種老僧隨時入定的本事,一蹲身一後躺朝自己下了道“現在放空、隨便看”的命令,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看將起來。呵,說到底是有一點隨遇而安的意思。但我不確定看和被看的熊貓們是不是有隨遇而安的運氣和修為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nyapu。 的頭像
penyapu。

我是阿布。

penyap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