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3220.jpg  

月底將到阿鐵的家鄉走走,便去信阿鐵,問她家鄉城市有甚麼好吃的。文字騙人,明明是自己嘴饞,理由卻可以寫得很堂皇:用我的胃來替你去想念。

阿鐵當了真,洋洋灑灑來了封p/sp/s的信,從她老家隔壁的巷子說起,到高中放學必定經過的小店、大學混跡的夜市、唸研究所待過的街區,一直說到她去國前夕念念不忘的火車站黑輪老攤……當中跨越了北中南三座大城小鎮,完全溢出了我原來安排的行程。

有一種美食手冊記錄的不只是食肆的位置,也不僅是介紹美食多誘人,而還包括追溯店裡伙計的作息、店主的人生,甚至暗記下哪條巷子的花開花落,燈柱後轉角再轉角的雲卷雲舒。阿鐵的美食介紹信裡就寫了這些事。

我猜想阿鐵一整個晚上在電腦前敲字回味,鍵盤上的子隔成了縱橫交錯的街,聲母和韻母拼起來的不僅僅是一塊牛扒或是蚵仔煎,最後餓極,終於忍不住煮了碗解饞的快熟麵。果真如此,我一定不會取笑阿鐵破戒吃宵夜的弱。

實在是因為那回憶太靜好,場景太動人。阿鐵排除掉了我以前和她說過的一家巷口牛扒店,推薦了另外一家更小的,順道讓我再往同一條巷子內直走,說裡頭有一家很棒的鐵板燒。她每回去吃,總要遇上老闆兼廚師的小兒子坐在背面那一桌,埋頭寫他的小學作業。阿鐵和小男孩兩個人各自低頭沉默扒作。那是阿鐵口中最低調華麗、無以倫比的鐵板燒。

想吃早餐的話,那附近還有一家英仕堡,店前常走動著一隻叫阿寶的流浪狗。阿寶不會咬人也不太叫,所以可以放心走。好孩子都應該品嚐一下那家店的漢堡加雞蛋、原味蛋餅、蘿蔔糕以及冰奶茶。

D超市旁邊有寫著花枝與滷臭豆腐字樣的炒麵攤。炒麵的年輕老闆長得像光良。阿鐵挑眉說:就是那個啊,攤開你的掌心那個無印良品的光良。阿鐵可以狂吃他的蛤蠣炒麵小辣(新產品,好像沒有印在舊招牌上)與炒青菜一星期,還得碰運氣:如果是他爸炒的你就賺到啦。爸爸炒得更入味。

阿鐵甚至想到了我們萬一見面,聊天時的景。她安排的是火車站附近市場裏的黑輪攤,應該邊加湯邊說更好的話,舀湯的時候要避免把白蘿蔔碎片也一併舀起來。

食物像七彩霓虹燈一樣在腦袋轉。如果你桌子還有空位,能坐你對面自己直接吃嗎?——這是阿鐵信裡最後的幾句話。

看著阿鐵龐大的期待,用胃來替她想念的心願頓時怯了場。我還真想牽頭牛過去,讓一牛一人的至少五個胃一起來替她思鄉。

 

創作者介紹

我是阿布。

penya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