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2865.jpg  

九月十六日到蘇丹街看「守護茨廠」街頭遊藝會。

表演者把商務書店對面的舊店屋當成大舞台,借用二樓後部敞開的三格小窗,人就站在窗子裡演出。老牆於是像瞬間裝了三部電視機,開關就在窗葉上,哪一扇窗子打開了,哪一台電視就有戲。大家聚在樓下抬頭看。天空下著毛毛雨,連老電視上的雪花都像是有了。

因為落雨,原定七點開始的節目又推遲了一些。商務書店的五腳基站滿人。集強走過我身邊時說:這個位置最好,千萬別走開,會有大驚喜。

甚麼驚喜呢,當時沒多問。總不會真有個蘇丹橫著走出來。

發現甚麼不對勁,看許久,才醒悟是因為窗子們都沒加裝防盜的鐵花。老樓側面的前半部還開了另三格無鐵花小窗,前兩格透出日常的白光。那是日光燈的亮。開了燈,遠遠就可以看到內牆掛著藍色的球衣,旁邊還靠著雜物架。

馬路是逐步填高的吧。所以路面會比五腳基的磚面高,若有貓鼠攀伏在五腳基,大概會看到馬路上一雙一雙騰空移動的鞋底。巷尾收紙皮的老漢一臉自在,坐在石階上用手機播著時代曲。沒多久他一摞一摞紮好的紙皮就整整齊齊運走了。一個長頭髮的流浪漢先是坐在五腳基的尾端,搞不清發生甚麼事的樣子,又站起來坐到五腳基的開端繼續睡。

表演者陸續在窗格里唱歌,表演默劇。因為沒有封路,車輛仍能在窗下的馬路穿行,警衛忙著吹哨子指揮交通,讓人群移近牆體一些。哨子確實有點干擾,只好把它們想成獻給樓上歌女的口哨。

但那真是好位置。窗格舞台不在正對面,表演者一旦移了位就暫時隱了身。雖被窗沿擋了臉,歌聲還是一直放,就有點像廚房裡有人哼著小調在炒菜,有人在客廳裡靜寫功課的家常。

窗台演出完畢,人潮隨著活動策劃者移動到另一頭的空地繼續看演出。我很喜歡裡頭的米南加保族傳統舞。他們的演員穿著寬鬆的沙龍褲,兩腿張開時腿間的布也被扯開,像腿間活活長了蹼,開合起來又變成一把一把倒立的中國扇。他們邊跳邊吆喝,跟著節奏以手拍布蹼,打出噗噗的風聲。他們的講師在一旁以馬來語講述著吉隆坡老城的歷史。是我們熟悉的葉亞來拓荒版。講師說一段他們演一段。每說一句,我身後有位女子就翻譯一句,給她身旁的中國旅客聽。中國旅客拼命哦哦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nyapu。 的頭像
penyapu。

我是阿布。

penyap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訪客
  • 这大概是世上从历史走出来又最具“使命感”的舞台了!我用想象去参与,谢谢阿布分享!

    徐娘
  • 阿布
  • 大娘啊認真想問
    你平日都怎麼應付躁鬱?
    真去踢垃圾桶麼
    好煩躁啊……
  • 徐娘
  • 告阿布,去踢垃圾桶罢!不过要结实的鞋子才行,免得大力踢的时候踢到自己五趾连心痛,那后果适得其反,就不止郁躁而是狂躁啦!

    认真的,大马天气、空气之下,不躁也难。来吧。来沙漠看星星、等外星人。生活节奏慢吞吞的时候,要躁郁也比别人慢半拍。

    再认真一下,郁躁跟郁闷你耐烦哪个?

    再再小小声问一下,(可能阿布已经发现),郁躁还是躁郁啊?两者打字都没有现成的名词可用,不知哪个颠倒哪个对啊?!
  • Makcik lah!
  • Dear Cik Abu,

    Apa khabar? :)

    Cik Abu memang benar rasa tertekan ya?! I kena SHOCK tadi! ;)
  • 阿布
  • 大娘!原來剛剛是你。我在洗車啦。聲音斷斷續續,又實在太像銀行職員了,就懶得理會(笨,銀行職員怎麼知道我叫阿布——當下倒是沒多想==)。本來以為是日本夥伴玩笑。那傢伙也曾那樣討打。後來邊洗邊想,看不到號碼的應該是國際電話,會這樣淘氣的應該是你!

    是不是穿了軍靴踢垃圾桶才比較痛快……

    你會一直待在沙漠嗎?有點難以想像哩。生活太慢,到時會不會躁鬱不成,而變憂鬱?不過,誰不是在用自己的速度死掉呢。

    比較耐煩的是鬱悶吧。溫和一些。
  • 徐娘
  • 阿布,
    银行职员是不是来讨债的?阿布电话挂得比什么都快 ;)
    徐娘讨厌“荒凉”的地方,漫漫风沙,也曾担心会不会忧郁。后来转念一想,境由心造,与其讨厌,不如尝试喜欢,结果就发现了荒漠的美丽。
  • 阿布
  • 因為手拿著水桶和抹布啊,水又滿了,應付不來。
    心遠地自偏…… 好吧,我好好參詳一下。阿彌……阿彌……
  • 訪客
  • 心远地自偏。。。好听,好听,参详了几天,终于得道。徐娘心的确远了,现在沙漠已经极偏,就想跟外星人走啦!

    ——另外,发图片给那个人转阿布,因为没有阿布信箱。阿布看看。;)
  • 阿布
  • 照片看到了
    好神奇
    難怪你會說那像一個甚麼都會發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