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083 

在仰光唐人街的孔子學堂看當地人上中文課,基礎班,年輕女老師教著數詞的單位。一開始是個,然後十,然後百、千、萬,學生張口嚷嚷跟。通常學到「萬」已差不多,可老師沒有停下的意思,繼續問:萬之後?

是十萬。是百萬。是千萬。再之後?

學生似乎抓到了訣竅,理直氣壯答:是萬萬。

老師胸有成竹地糾正:是億。

我在課室後頭忙著數算白板上越來越長尾的0,好奇怎麼大家都可以一眼洞穿那數量。一億已有八個0,我多麼擔心老師接著教:十億、百億、千億,萬億不唸萬億而是「兆」;十兆、百兆、千兆,萬兆不唸萬兆而是「京」……

後來想,那應當源自生活的訓練。緬甸鈔票面值動不動就1000塊,在整個國家呈現一片初開、甚麼都蠢蠢欲動的新氣象裡,自然應該將眼光放遠。緬幣以kyat為單位,唸起來像「妾」。買一瓶一公升的礦泉水要300 妾,坐一趟短程德士要花掉1500到2000妾,聽著聽著就有販賣人口的錯覺,卻也只敢自己偷偷地錯覺。每到一處新地方,最方便的換算方式就是觀察瓶裝礦泉水的價格,然後——這頓三人午餐要花20瓶——甚麼都具體起來。

極喜歡「英尺、英寸」的概念,一英尺是腳板長,一英寸是大拇指一節的長度。不夠精確,但至少有個具體的形像,看看腳、看看手,雖不中也差不遠。那日繞著仰光大金寺散步,聽來過一次的同事阿芒說著大金寺的故事。他說,佛教徒應該順時走。他曾在那裡靜靜坐過5小時。

5小時可以順時繞幾圈?我忍不住又想。忘了他說的是靜靜地沉思。起初還想用腳板去度量繞行寺身一圈的距離。後來感覺的就不是距離,而是溫度了。

大金寺很大,太陽在寺頂轉,影子也在地面轉。地面都鋪著瓷磚,剛曬過的地方熱,塔蔭下的地方涼。大家赤著腳,就這樣時而溫熱時而沁涼地走。

塔頂裝了顆76卡拉的大鑽石,四周除了金箔,還鑲有幾千顆玉石、珠寶、金鈴銀戒。1999年金塔重修後的塔頂安放儀式最緊張。當地人相信,主持儀式的統治者若不夠高尚,老天爺會發怒。他們都懷疑當時軍人政權的正當性。可是塔頂順利安放,甚麼也沒有發生。大家很沮喪,覺得再也擺脫不了緬甸的沉淪。

所以,這世上真有報應嗎?溫和的阿芒說:是因為共業。──就像有人一輩子都在做好事,海嘯一來卻同樣遭殃,你說這算甚麼因果、公不公平?「其實不是這樣理解的。」很可能某個時候,他不曾制止壞事的發生。這就是共業。

這大概是個無從換算的啟示

創作者介紹

我是阿布。

penya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女侠 ;)
  • 最后一句,让人卑微。阿布有洞悉的智慧。
  • 阿布
  • 比較厲害的是女俠朋友那句啦:no z turn! no z turn!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