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3303.jpg  

金正日逝世的消息鋪天蓋地的那一晚,我活生生做了一個異國逃亡的夢。

夢中有五個場景。出現過的人物有我、攝影夥伴男A、女B、女C;朝鮮兵D、朝鮮兵E、朝鮮兵F;被搜身女子G;小學老師H;小學生IJK;美國大兵LM。另加行行走走無戲份無對白的路人不等。道具要一一列出的話,此文可以滔滔到底。

夢中劇情之完整、之起承轉合,不亞於任何一部好萊塢大片的需求。倘若投資金錢不夠拍不成大片,那拍成一部B級探險片也綽綽有餘。

這夢境最超現實的地方,在於它的老實。按部就班,因果互證,且時間依序而毫不穿越跳躍的老實。它以某個晴朗的一天,一群人在江邊老街攝像開始,被突如其來的衛兵搜走相機底片、監控、收押,到三次(看,多麼精準)運用人情世故的智慧與經驗脫身,投奔自由境土而結束。是的,夢境還能完整地結束。完整得,彷彿可以見到畫面徐徐上升著製作團隊各人名字的字幕。然後THE END」。燈光大亮。

勉強要算魔幻現實主義的地方只有一處。那是場景2:在平壤大同江橋頭拍照的三女一男(包括我)被朝鮮士兵攔下檢查,隨即被趕上了巴士。朝鮮兵D在還未開動的巴士上挑了個慌張的女子G搜身,搜身的電子儀器是一把三折傘。瓶蓋般的傘柄末端似乎被當成了紅外線探測儀,倒舉拉長,從女子G的衣領伸進去貼膚檢查。朝鮮兵D表情嚴肅認真,絲毫不覺得可笑。女子G低頭畏縮,雙手在小腹前相握,萬般容忍。

這時候英雄出現了。那就是我。用張曼玉在《新龍門客棧》裡演的金鑲玉賣弄的表情,趨前抓著傘柄說:同學……。(是的,同學。)我相信那時如果有一面鏡子倒映著我自己的樣子,那鏡像必然是一個努力趨炎附勢卻暗中調度,小心翼翼不激怒尋芳問柳客的暮年老鴇。

同學居然就範。放下傘柄紅外線探測器。轉身即走。

直接敘述最後一個場景好了。那是最後的緊張大戲。甩掉一眾障礙,從小學的破木門出來,橫過一條單行馬路,攀越一道上面長了倒刺的菱網狀籬笆,眼前是一塊草坪。草坪上佛臥著原該負責巡邏的美國大兵LM。翻越圍籬時朝鮮兵F在身後掃射,子彈卻都落在籬笆前,沒有一顆射到網眼裡。

L像個局外人般站起來,胸前斜握著槍,說:放心,這是國際規矩。他們不敢的。M百無聊賴呼了一口氣:你進來就安全了。

字字句句記得透徹而清晰。我抬頭擦汗。真不容易。一看,那只是一塊足球場大小的草地,周遭插了圍籬。除了大兵LM,中間甚麼也沒有。我還替他們想:或許他們等飛機。(劇終。字幕上。)

這是怎麼一回事。是上天安排的甚麼跨年啟示嗎?在平日慣常隱晦而新鮮的夢境裡,唯獨這一則,顯得有始有終、耳熟能詳、全是別人搭建過的景。可啟示這種東西難說,常是吾之蜜糖彼之砒霜。希望它說的是:2012,新年要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nyapu。 的頭像
penyapu。

我是阿布。

penyap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