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SC05032  

到戲院看《The  Lady》,前面一個小時邊看邊在椅子上輕微發抖,絕不是戲院太冷,也不是演員多神似、故事多動人,而是那好幾日的仰光記憶不斷襲來。心臟乖張跳動,又像預先知道甚麼似地興奮而顫抖。那已無法算是在看電影

一點也沒誇張,打從電影一開始,鏡頭定格在湖面、在父親懷裡的昂山素姬、在一旁顯然不算太破舊的住所時,那生理反應就開始了。還得不時分神,壓抑按響手指關節的衝動。湖邊屋景搭得真像啊(植物暫且不究,今日寓所周遭圍種的已不是戲裡的香蕉,僅湖畔還留有矮矮的幾株,但也長在了鐵絲網之外)。甚至是前院大門打開步入,右手邊一棟戲裡成了軍人守衛亭的小屋,到真正寓所位置的距離,都和記憶裡相符。然而真要嚴苛講究起來,這開頭的寓所算是一個BUG——昂山將軍被刺殺時,昂山素姬才兩歲。那時昂山將軍一家並不住在後來軟禁了素姬逾15年的那所房子(即大學路54號)裡。那也不是昂山素姬的出生之處。

昂山將軍的故居今天成了昂山博物館,卻不常開放參觀。故居發生過另一件慘劇,多少促成了他妻子金姬後來帶著孩子另覓住所的決定——昂山素姬八歲大的二哥不慎掉入屋前小水池溺斃,起初為了撿起落水的玩具槍,把槍交給妹妹後,再回頭去撿卡在水底的拖鞋。電影裡的大學路54號是昂山素姬至少六歲以後才搬入的住處。

然而那移植對劇情無礙。仰光之行僅讓我有幸踏入54號寓所的花園,卻無法到屋裡參觀,只能借電影現場去窺探室內的原景。屋外的景都搭得那麼像了,屋內理應更講心思了吧。看昂山素姬在屋裡走動,拉開蚊帳喚孩子們起床,在動亂局勢裡極力保持的日常最令我感動。三月下旬那場記者會,真正的她也那樣一蹦就跨下屋前階梯,在眼前利落亮相。

penya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3139  

日劇《深夜食堂》令我自己動手嘗試的一道料理,是牛油拌飯。做法非常簡單,只要在熱騰騰的白飯(劇裡用的自然是日本米)上放一小匙牛油,靜待30秒讓牛油溶化,再淋上少許醬油攪拌著吃。結果是沒有想像中的好味。可能少了些故事與氛圍襯底。牛油也不是豬油,沒有跋扈的油香。

可澆汁拌飯是我很喜歡的一種吃法。大概人懶,總想著飯澆軟些就更省事些。一次僅澆上一種汁。有種莫名其妙的固執是,即使吃經濟雜飯,也習慣讓幾樣菜式涇渭分明散開擺放在碟子邊緣,不讓彼此過份交纏,混淆中和掉彼此本來的滋味。於是總暗自擔心有人好意替我夾菜。各式菜餚同時一筷一筷一匙一匙地來,看著它們在碗裡、碟上堆疊,汁液相交,便有奇怪的不忍。

想起有一回與朋友同遊河內,她覺得越南最好吃的是醬油和白飯,念念不忘在下龍灣遊船上用餐時吃過的醬油澆飯。現在想想,或許當時不過是因為其他菜式不合胃口,比較之下才聞到了白飯醬油的清香。

循著《深夜食堂》的風格脈絡,我或許也能提供一道小食——鹹蛋拌飯。不太吃月餅,卻喜歡母親每年中秋自製月餅時碟子上剩下的鹹蛋。那其實是剩下的鹹蛋渣滓,蛋白一早就篩掉了,餘下一顆顆蛋黃放在鐵盤上蒸。蛋黃逐顆挖起塞入月餅餡料裡後,鐵盤就留下一洞一洞固執、仍沾著少許蛋黃的蛋白,像月球表面粗糙的坑。那時就該舀幾湯匙白飯入盤,刮著盤底蛋渣拌著飯吃。鐵匙刮剔盤底不經意弄出的聲音也是記憶點之一。年紀越長,母親一次能做的月餅越少,能吃的鹹蛋渣滓也越少。也曾在平日早餐或午餐買過飯攤的半顆鹹蛋,挖肉去殼拌入白飯裡吃。可終究不是月餅鹹蛋渣滓配飯的滋味。

penya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SC04083 

在仰光唐人街的孔子學堂看當地人上中文課,基礎班,年輕女老師教著數詞的單位。一開始是個,然後十,然後百、千、萬,學生張口嚷嚷跟。通常學到「萬」已差不多,可老師沒有停下的意思,繼續問:萬之後?

是十萬。是百萬。是千萬。再之後?

學生似乎抓到了訣竅,理直氣壯答:是萬萬。

老師胸有成竹地糾正:是億。

penya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